首页>文化视角>文艺展播

古老长城重焕新生机

2021-12-17 来源:新华网 阅读量:82 分享至:
0


这是2020年8月25日拍摄的河北省迁西县榆木岭长城云海景观(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新华社石家庄11月29日电 题:古老长城重焕新生机

新华社记者李凤双、曹国厂、高博

长城,跨越两千年,纵横四万里,宛如一条巨龙,横亘在中国北方辽阔大地,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之一。

《长城保护条例》施行15年来,6000多名保护员成为长城保护最前线的主力,沿线15省区市深入挖掘长城文化内涵,推进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科技赋能长城保护,在“活化”传承中,长城脚下一座座古村落告别贫困,古老长城也焕发新的生机。

2021年7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长城被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为世界遗产保护管理示范案例。

壮大万里长城新“护卫队”

初冬,一场降雪后,河北省秦皇岛城子峪长城内外银装素裹,66岁的张鹤珊像往常一样,在这里巡护长城。

张鹤珊家住秦皇岛市海港区城子峪村。1978年,23岁的张鹤珊踏上了守护长城之路,一把大镰刀、一只蛇皮袋是他巡护长城的“标配”。

43年来,他几乎每天都要在长城上走40里山路,劝走过放羊倌,“吓”跑过偷砖人,记录了20多万字的长城笔记……

“降雪后,长城更要及时巡护,积雪融水对古老的长城敌楼危害很大。”张鹤珊说,为保护长城、宣传长城文化,他学会了抖音直播,现在他有37万粉丝。

长城,历经两千多年持续营造,涵盖春秋战国、秦、汉、唐、明等12个历史时期,总长度超过2.1万公里。

长城保护并非易事。

这条巨龙,在无数山峦间蜿蜒前行,在山海关与大海交融,在偏关与黄河“握手”,一路上与群山缠绵,一直深入到荒漠戈壁。

这是一场文物与时间的赛跑。

保护长城首重法治。2006年,国务院颁布《长城保护条例》,明确提出建设长城保护员制度。

15年来,这支队伍日渐壮大,目前长城沿线已有6000多名保护员,他们像张鹤珊一样,成为长城保护最前线的主力。

甘肃敦煌西北90公里的戈壁滩中,河仓城遗址静静矗立。这座疏勒河畔的古城遗址是汉代储备粮秣的仓库,是世界文化遗产玉门关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

58岁的张建军和55岁的妻子陈万英,2012年作为基层文保员在这里“安营扎寨”。夫妻俩就像两千多年前的戍边战士,每天巡护河仓城遗址,一趟2小时。

起初这里只有一方窑洞、一张床、一口井。几年后,敦煌市文物部门帮他们建起了新房,陆续通了水、电、网络,还安装了监控设备。“我们现在很喜欢大漠戈壁,想给后代留下宝贵的汉长城印记。”陈万英说。

“现在越来越多的民众自觉守护长城,各地纷纷成立长城学会或长城保护协会,这是我国大力推进长城保护的一个缩影。”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表示,文物部门力量有限,只有靠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才能让万里长城更长久传承下去。

打造中华文化重要标志

“长城脚下看冬奥、冬奥赛场看长城”,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的一大亮点。作为长城国家文化公园重点建设区,河北将秦皇岛山海关、承德金山岭、张家口大境门和崇礼等4个长城区段作为重中之重。

张家口崇礼冬奥核心区,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就在桦林东段古长城脚下。

为了让观众更好地观赏长城,崇礼目前正在实施桦林东段长城展示亮化工程。效果展示图上,夜色中被灯火点亮的长城绵延于崇礼群山之间,成为冬奥盛会中的醒目背景。届时,世界各国冬奥健儿都将领略到中国长城的风采。

2019年8月2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嘉峪关关城时强调:“当今世界,人们提起中国,就会想起万里长城;提起中华文明,也会想起万里长城。长城、长江、黄河等都是中华民族的重要象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标志。我们一定要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传承,保护好中华民族精神生生不息的根脉。”

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民族强。2020年10月,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对“十四五”时期文化建设作出战略部署,明确提出“建设长城、大运河、长征、黄河等国家文化公园”。

国家文化公园是彰显“中华文化自信”的重要标识。文化和旅游部牵头制定了《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实施方案》。在文化和旅游部统筹指导下,长城沿线15省区市建立健全领导机构,因地制宜编制各省份规划,细化实施方案。

北京市规划明确“一线、五区、多点”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空间布局;河北省围绕长城国家文化公园四类主体功能区和五大工程建设优化项目布局;甘肃省成立了“甘肃长城长征国家文化公园建设发展研究中心”……

交通是长城国家文化公园的基础支撑。记者从山西省交通运输厅了解到,山西省规划建设的长城一号旅游公路,主线贯穿大同、朔州、忻州三市内外长城沿线,串联起偏关、雁门关、平型关等众多景区景点。

山西省偏关县有“中华长城古堡第一县”的美誉。老牛湾——平型关长城风景道项目已纳入长城国家文化公园重点项目。目前,位于偏关县境内80多公里的长城一号旅游公路一期项目已全线贯通。这条风景大道沿线共修筑了20处停车区、观景台、驿站,均为长城文化体验胜地。

“长城一号旅游公路不单纯是通达路,更是彰显历史内涵的文化路。”偏关县县委书记王源说,在这座长城国家文化公园里,我们能深切体会到长城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

弘扬新时代长城精神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诞生于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华民族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凝结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而不屈不挠、英勇奋斗的精神。

长城,见证了一场又一场浴血奋战,凝聚起全民族力量。

喜峰口,长城抗战的主要战场之一。1933年,国民革命军第29军曾在喜峰口、潘家口一带依长城阻击日军。长城抗战是中国人民早期抗日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

20世纪70年代,潘家口水库修建后,喜峰口、潘家口两座关城和部分长城被淹没到水下。它们犹如巨龙潜渊,形成独特的“水下长城”景观,如今成为“网红”打卡地。

河北省迁西县党史研究室主任马振说,长城抗战点燃了中华民族团结一致、众志成城的爱国精神。中国军民在喜峰口抗战中取得了胜利,也是“九一八”后的首次大捷,全国上下一片欢腾。

娘子关,自古就是军事重地。抗日战争时期,娘子关防御战、百团大战之磨河滩战斗,谱写了中国军民英勇抗日的壮丽诗篇。

董耀会在秦皇岛山海关长城脚下长大。他说,见证无数血雨腥风的巍巍长城,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精神的象征。

如今,长城精神已深深融入中华民族血脉之中,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力量。弘扬长城精神,也给长城沿线贫困村落带来生机活力。

长城脚下许多村庄偏居一隅,山多地少,曾深陷贫困。如今,村民靠着长城吃上旅游饭,一个个脱贫致富的小康村,沿长城串成了“珍珠链”。

20世纪90年代,娘子关开始挖掘以“雄关”“秀水”为特色的旅游资源,娘子关村民告别吃不饱饭的历史。2013年,娘子关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2019年起,每年60%的旅游收入归村集体,村民按土地入股,目前每人每年能分红1500元。

除了叫响“红色长城”,深入挖掘开发喜峰口长城抗战、黄土岭战役、山海关保卫战等沿线红色文化旅游资源,河北还实施长城沿线环境综合整治、景观整体风貌修复,建设长城风景复合廊道,打造长城生态文化旅游全国样板。

喜峰口西潘家口段的“水下长城”也正迎来新生。水库水位涨落,加剧了风化作用对墙体影响。2016年9月开始,由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与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合作,向社会公开筹集资金,对箭扣和喜峰口的两段长城本体进行修缮。

“我们坚持‘最小干预’原则,妥善保护长城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古朴历史风貌。”河北省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张勇说。

针对土质长城保护难度大的问题,近年来甘肃省依托敦煌研究院建立的“国家古代壁画与土遗址保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突破并掌握了锚固灌浆加固、支顶加固、表面防风化等一系列土质长城保护关键技术,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的保护理论和工艺技术规范。

为给长城这一世界奇迹长久留档,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正在建立长城全线的图像与三维数据库。从2018年至今,他们已为5500公里的明长城墙体留下数字化档案。

长城许多重要关口、城墙与当地生产生活区域紧密相连,保护长城永远在路上。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研究员李哲说:“长城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我们要用科技赋能长城保护,推动‘活化’传承,将长城文化、长城精神传播到全球各地。”(参与记者:杜一方、王学涛、何问、郎兵兵)


  2020年8月20日,张鹤珊在河北省秦皇岛城子峪长城上行走。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2020年8月20日,张鹤珊在河北省秦皇岛城子峪长城上巡护。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这是在甘肃省敦煌市境内拍摄的河仓城(大方盘城)遗址(5月3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5月31日,张建军在河仓城(大方盘城)遗址周围巡护。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这是甘肃省嘉峪关市境内拍摄的嘉峪关关城南侧夯土墙体(5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6月3日,工人在喜峰口西潘家口段长城保护维修工程现场施工。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6月3日拍摄的喜峰口西潘家口段长城保护维修工程施工现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这是2020年9月4日拍摄的河北迁安市长城脚下的徐流口村(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牟宇 摄


责任编辑: